今天是:
  • 新闻联播 | 部门动态 | 乡镇快讯 | 领导之窗 | 每周一星 | 视听虞城 | 学习园地 | 脱贫攻坚 | 外媒报道 | 工作专题
  • 政府文件 | 服务大厅 | 公示公告 | 乡镇网站 | 部门网站 | 名企展播 | 摄影长廊 | 书坛画苑| 文学天地 |文化长廊
  • 您当前位置:虞城网—中共虞城县委 虞城县人民政府唯一官网 >> 文学天地 >> 浏览文章

    太阳的味道

    时间:2017年10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年轻的母亲终没有挣脱病魔的手掌,在一个雪花纷飞、寒风凛冽的日子,什么也没有留下,便与我们、她的亲人天隔一方,永不能相见了。我常常想念我的母亲,想念她的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想起太阳的味道。

    冬日里,身材矮小瘦弱的母亲把厚厚的棉被扛到太阳下曝晒的时候,我和妹妹最喜欢围着棉被捉迷藏。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下午,太阳似落非落的时候,母亲用一根细细的小木棍轻轻地敲打着棉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程序般地机械、仔细,然后,母亲把它们柔软地伸展在那张古老破旧的大床上,这时我和妹妹就会一起爬到床上嬉戏打闹,趴在松软的被子上,把整张脸都紧紧地贴上去,大口大口地吸气,一起感受太阳的味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残留在记忆中的只有温暖和舒服。

    母亲命苦,不满十岁的时候,三十几岁的姥姥和姥爷相继生病无钱医治而离开人世。撇下大舅、母亲、二舅和三舅四个孤儿。那时,年龄最大的要数大舅了,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他刚满十岁稚嫩的肩头,后来母亲常常给我唠叨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懂事的时候我也会为母亲和舅舅们的痛苦往事潸然泪下。母亲说,姥姥、姥爷的去世,最苦的是大舅了,为了几张嘴,他常常是四处奔波,受尽了白眼和屈辱,即使如此,还是无法养活年龄最小的三舅,只好把他送人,送人的时候,姊妹四个抱头痛哭了一场,母亲说那情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想起来心就像被人用尖刀凌迟一般难受,更让母亲和大舅不安的是,几十年后找到小舅的时候,由于养母去世早,养父家贫,小舅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找到媳妇,家里只有养父和他两个光棍,吃了这顿没下顿,大舅和母亲没少接济他。让人一直不安的是,直到母亲去世也没有看到小舅娶上媳妇。这件事成为淤积在大舅和母亲心中一块挥之不去永久的心病。

    嫁给父亲的时候,我们家还比较贫困,尤其是我和俩个妹妹相继出世,更给这个本来就不富足的家庭增添诸多的困难,那时只父亲和母亲俩个人挣工分,每年从生产队里分得的小麦、玉米和红薯干加在一起还不够一家五口人填饱肚子的,每年仅靠家里养一只棉羊,每月剪一次羊毛贴补家用,购买一些日常生活必需品——食盐、点灯照明用的煤油、火柴。最奢侈的是父亲从供销社回来的时候,能给自己买五分钱的“宝塔糖”,那糖形状似宝塔,又像一个没有手柄的火炬,据说能驱虫,放在嘴里嚼碎了,沙沙的、酥酥的、甜甜的,让人久久不能忘记。后来更让人不堪回首的是,有一次母亲生病,本村的一个赤脚医生给母亲打针时,由于针头消毒不好,针眼发炎,母亲的屁股一大块肉开始腐烂,后来转为了败血症,幸亏大舅妈是一名医生,将母亲及时送到医院,母亲才从死神的手里逃过一劫。家里从此也欠下了一部分外债,母亲病好后,不得不拚命的劳作,为了是多挣几个工分,补贴家用。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做过许多的事情的,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捡煤,她和村里的其他几位妇女,天不明就伴着星辰,拉着板车,到5公里外的车站货场边的马路上扫煤灰。汽车经过的地方,尘烟四起,窒息得令人喘不气来,不到片刻工夫,母亲和同来的几位村妇就成了“黑人”,分不清是土还是煤,母亲几人每人扫几蛇皮袋煤土后,就要把这些煤土扛到周围的庄稼地里藏起来,不然的话,被看货场的那位人称“望天猴”家伙发现了,不但会全部被没收,而且要关“小黑屋”、罚款,有时这个家伙使起坏心眼来,更让人诅咒,他会把没有来得及转移的煤土全部倒到旁边的一个小水塘里,让辛苦了好长时间的捡煤人会难过好长时间,有时会在路边放声大哭,那情景现在让人想来就痛楚不已,鼻子酸酸的。

    为什么苦难往往与善良的人同行,我冥思苦想也弄不明白个中缘由。2001这一年不幸再次降临在母亲身上,先是腿上长紫斑,后来便是肌肉无力,继医生诊断为多发性皮肌炎,我真是不明白向来辛勤的母亲为什么会得这种病。母亲的病让我与母亲更加亲近了,我经常背着行动不便的母亲在各种充满刺鼻气味的医疗场所出出进进,从县到市再到省,医院的等级越来越高,母亲的病也越来越重。气若游丝的母亲躺在病床上也不忘用无光的眼神看着日渐消瘦的我暗自流泪,时不时对身边的父亲说:“病不看了,不死不活的,快把咱儿磨害病了。”我听到这句话以后,心如刀绞,安慰一下母亲,便躲到病房外一个楼梯角落失声痛哭,病入膏肓的母亲在这时想到的依然是她的儿子,我为自己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泪如泉涌。

    2002年,56岁的母亲终没有摆脱病魔的折磨,平静地离开了爱她的亲人。每每闲暇之时,独自品味“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时,对于母亲,我总有诸多的后悔。后悔没有带母亲出一趟远门,母亲一生连北京也没有去过;后悔没有用自己的工资为操劳不辍的母亲买一件金银首饰,至死母亲也没有带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为她买的任何饰品;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给心力衰竭的母亲输些血,或许能延长一些母亲的生命,假如拖到现在的话,母亲的病或许能治愈……一切都已是不可逆转,母亲的音容笑貌、辛勤劳作的背影只有在我的心中回荡了。每逢节日,我总会来到母亲的坟前,为母亲磕头报平安,总会为母亲烧些纸钱寄托我的哀思,也总是泪流满面地寻问地下的母亲:娘,你那里黑吗?你冷吗?热吗?你身体健康吗?你有钱花吗?你不要牵挂我们了,我们现在好好地……每次与母亲言毕,总能感觉有一股温暖的味道在我的身边萦绕,我知道,那是太阳的味道,那是母亲的味道!


    作者:虞城县委宣传部 崔枫


    文章热词:

    上一篇: 乡村牛哞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领导会客厅
    • 县委书记 朱东亚
    • 县长 白超
    书记驻乡走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