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新闻联播 | 部门动态 | 乡镇快讯 | 领导之窗 | 视听虞城 | 学习园地 | 脱贫攻坚
  • 政府文件 | 公示公告 | 书记走基层 | 摄影长廊 | 书坛画苑 | 文学天地 | 文化长廊
  • 您当前位置:虞城网官网 >> 政府信息 >> 学习园地 >> 浏览文章

    打造大江大河治理的重要标杆(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

    时间:2022年10月31日信息来源:河南日报 点击:次  字体:

    黄河,中华民族的摇篮。悠悠历史中,它孕育了灿烂的华夏文明。

    黄河,中华民族的忧患。漫漫岁月里,它也给沿岸带来过深重灾难。

    保护黄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计;治理黄河,历来是沿岸人民的美好夙愿。

    新中国成立后,黄河治理开发进入历史新纪元。1952年,毛泽东主席第一次出京视察就来到黄河河南段,70年前的今天——10月31日,毛泽东乘专列由开封前往郑州时,“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殷殷嘱托,成为激励几代人治理黄河的响亮口号。

    同样是在河南,2019年9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发出“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伟大号召,擘画新时代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宏伟蓝图。

    从“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到“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历史与现实交汇于同一时空的70年里,人民治黄在攻坚克难中破浪前行,创造了黄河岁岁安澜的历史奇迹,为世界大江大河治理与保护、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树立了典范。

    10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黄河保护法,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提供法治保障。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正以全新的生命形态哺育着沿岸人民,演奏人水和谐的时代强音。

    黄河宁 天下平

    黄河素有“铜头铁尾豆腐腰”之称,河南正处在“豆腐腰”的位置。下游河道摆动游荡,大堤像豆腐一样松软,历史上三分之二的决口发生在这里。古都开封7次被淹没,造就了“城摞城”的历史奇观。

    位于黄河开封段的黑岗口险工显眼处标示有三条洪水水位线:1958年,22300立方米每秒,水位82.12米;1982年,15300立方米每秒,水位83.39米;1996年,7600立方米每秒,水位84.3米。“为什么流量越小,水位反而越高,是不是搞错了?”曾有外地水利工作人员到此考察时问道。

    “水少沙多,泥沙淤积,河床不断抬高,导致流量虽小,水位却更高,洪水威胁也明显增大。”开封第一河务局局长潘佳良解释,黑岗口的河床高出开封市地面11米,黄河在开封段形成了“地上悬河”。

    “去年秋汛,黑岗口下延控导工程出险最多,达194次。”潘佳良说,通过河务部门、地方政府的协同作战,没有一处小险酿成大险。

    面对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秋汛,整个黄河河南段1.5万名干部群众,历经55天日夜奋战,抢护各类险情2439次,最终夺取黄河秋汛洪水防御的全面胜利。

    新中国成立以来,曾先后12次战胜超过10000立方米每秒的大洪水,彻底扭转了历史上黄河频繁决口改道的险恶局面。

    黄河宁,天下平。数千年的忧患之河何以有了今朝的岁岁安澜?得益于采取的一系列治黄手段。

    整修加固险工、控导工程500多处、坝垛14000多道,以坝护弯,以弯导流,确保黄河河势相对稳定和安全;先后4次加高培厚大堤,土方量相当于15座万里长城。

    过去,黄河干流上没有一座水库,现在,从龙羊峡到小浪底,从沁河河口村到洛河故县,干支流水库群如同一串串明珠守护着黄河,加之北金堤、东平湖等分滞洪区的开辟,形成了黄河“上拦下排、两岸分滞”的防洪工程体系。

    连续21年的调水调沙,河道主河槽平均下切2.6米,最小过流能力由2002年汛前的1800立方米每秒恢复到现在汛前的5000立方米每秒左右,中小洪水漫滩概率减小,游荡性河道河势相对稳定。

    毋庸讳言,由于认识的局限性,在人民治黄过程中也走过弯路。因为低估黄河泥沙的含量,盲目希冀黄河水由黄变清,单纯依靠“蓄水拦沙”的三门峡水库建成不久后,便因泥沙大量淤积,成为死库容。

    “没有三门峡的经验教训,就没有小浪底。”作为从事黄河治理30多年的水利专家,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金良表示,三门峡工程经过两次改建,加大泄流排沙能力,实现了水库年内进出库泥沙冲淤平衡,为小浪底水库的成功修建及运用打下了基础。

    经历了三门峡的“蓄水拦沙”和小浪底的“蓄清排浑”,多泥沙河流水库设计运用技术发展到“蓄清调浑”新阶段,破解了“库区泥沙淤积形态控制难、水沙库容不能互换、径流无法实现年调节”三大技术瓶颈。“这标志着黄河治理实现了重大技术突破。”张金良说。

    与此同时,黄河治理步入数字化时代。在“三条黄河”(原型黄河、数字黄河、模型黄河)建设的基础上,今年5月,黄委印发《数字孪生黄河建设规划(2022—2025)》,构建具有预报、预警、预演、预案功能的数字孪生黄河,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支撑带动黄河保护治理现代化,这标志着“把黄河装进计算机”有了行动指南。

    今年6月底,黄河智慧防汛预警系统正式启用。作为数字孪生黄河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系统大大提升了防汛决策效率,通过类似电子沙盘的推演,形成可执行的黄河防汛预案,并运用智能系统迭代更新,黄河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快速推进。

    年年奔流 润泽两岸

    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的源头下来,黄河先后跨越青海、甘肃、陕西、河南等九省区,一路携川纳流,奔腾到海。

    谁能想象,富有生命力的黄河在上世纪末曾多次出现断流。

    在开封柳园口渠首闸下游2000米处,柳园口渠首闸闸管处职工闫志刚指着河滩说:“这里就是1997年黄河断流的最上端。当时整个大河都没水了,河道里只有断断续续的水洼还存了些水,闸上无水可引。”

    “往上游再走3公里的黑岗口也好不到哪儿去,挽起裤腿,蹚着浅浅的泥水,就能从南岸走到北岸,根本不用撑船。”在此坚守了大半辈子的开封第一河务局高级技师李明金说。

    据统计,1972年至1999年,黄河有22年出现河干断流,平均4年断流3次,1997年还出现了迄今为止最为严重的断流,断流时间达226天,长达704公里,占黄河下游河道总长的90%。长时间的黄河断流,还引发了河道萎缩、水生物减少、湿地减少等一系列问题。

    转机出现在1999年,黄委对黄河水量实施统一调度,开了我国大江大河统一调度的先河。精打细算用好水资源,从严从细管好水资源,才保存了黄河生态血脉,唤醒了一度沉睡的黄河,至今,黄河已连续23年不断流。

    目前,黄河以占全国2%的河川径流量,滋养着全国12%的人口,灌溉着全国17%的耕地,还为沿岸50多座大中城市供水,并支撑着流域内石油、煤炭等工业的发展。

    “有多少汤泡多少馍”,近年来,河南坚持把水资源作为最大刚性约束,在黄河两岸实施了122个大中型灌区节水改造项目,把1952万亩高标准农田升级为高效节水灌溉田,每年可节水1亿多立方米,实现了用更少的水产更多的粮、产更好的粮。

    据统计,作为河南最大的过境水源,自1952年以来,全省已累计引用黄河水1800多亿立方米。

    “黄河不仅滋润着沿黄灌区2000多万亩农田,而且成为沿黄及受水区12个地市、105个县(市、区)生产生活、工业和生态用水的重要来源,有力支撑着沿黄地区和全省经济社会发展。”河南黄河河务局相关负责人说。

    河清岸绿 人水和谐

    黄河流域最大的问题是生态环境脆弱——先天不足本底差、后天失养“病”根深,生态系统的质量和稳定性较差。

    受自然禀赋和人类活动影响,黄河流域内约3/4以上的区域属于中度以上生态脆弱区,是我国生态脆弱区分布面积最大、类型最多、脆弱性表现最明显的流域之一,流域生态易破防、难恢复,保护治理的任务十分紧迫。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黄河沿岸坚持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共同抓好大保护,协同推进大治理,生态持续复苏,河湖面貌焕然一新。

    霜降已过,一年一度候鸟迁徙大幕悄然拉开,黄河湿地孟津段俨然成了“鸟的天堂”。成群的绿翅鸭、斑嘴鸭在水面上悠然觅食,不时有水鸟从湿地草丛中振翅而起……秋水长天共一色、两三游人几帐篷,构成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妙画面。

    近年来,河南坚持中游“治山”、下游“治滩”、受水区“织网”,统筹推进沿黄生态廊道建设和国土绿化行动,黄河正成为中原大地的“绿色飘带”。

    在黄河中游,深入推进矿山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让8.6万亩历史遗留矿山披上了“绿衣”,昔日满目疮痍的小秦岭已成为全省特有动植物种类最丰富的区域;

    在黄河下游,大力治理滩区面源污染和支流水污染,把46.9万亩湿地纳入保护范畴,推动流域内35个国考断面全部达标,目前从河南流出的黄河水都是Ⅱ类;

    在受水区,加快构建平原生态绿网,三年来共完成造林503.6万亩,森林抚育577.5万亩;

    ……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必须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站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度谋划发展,这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牛鼻子’,保障黄河长治久安,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推动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防范水之害、破除水之弊、大兴水之利、彰显水之善,开创大江大河治理新局面。”相关专家表示。

    岁岁安澜、年年奔流、人水和谐……黄河,川流不息的发展之河,滋养着百姓宜业宜居的幸福生活。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书记驻乡走基层